当富士莱的生产能力接近全球市场能力时,富士莱需要通过IPO筹集资金并扩大生产。
2019-11-28

    当某些类型的生产能力接近全球市场容量时,富士莱需要通过IPO筹集资金并扩大生产。资料来源:投资刀。苏州富士来制药有限公司(简称富士来)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原料、中间体、保健品为一体的上市公司。主要产品有硫辛酸、肌肽和磷脂酰胆碱。该公司于2015年在新的第三板上市,目前处于停牌状态。拟进入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市场。根据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公司硫辛酸产品的生产能力已经非常大,几乎与全球市场的生产能力相同,但公司仍计划筹集资金进一步扩大生产能力,这令我们感到困惑。此外,在新三板上市期间,公司也犯了很多“错误”。筹资和银行贷款使用存在一些不规范之处,公司多次进行财务更正,也暴露出会计基础相对薄弱。富士莱在生产能力方面存在两个明显的问题。第一,在报告所述期间(2015-2017),完成了“每年2060吨医药中间体和原料药”项目,但项目完成前后扩大产品的能力没有变化。公司现有能力或虚假信息披露的存在显然是不合理的。其次,公司目前硫辛酸系列产品的生产能力已接近全球市场产能,严重产能过剩,而且要筹集资金扩大生产,恐怕是不合理的。根据招股说明书,莱富士在报告所述期间的新项目是“每年2060吨医药中间体和原料药的项目”,包括1000吨/年6,8-二氯辛酸乙酯,800吨/年硫辛酸及其衍生物,200吨/年L-肌肽及其衍生物,50吨/年甘油磷脂。胆碱,10吨/年脂肪酰胺。该项目分为两个阶段,并已完成并投入运行。第一阶段于2015年9月11日完成并验收,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于2016年7月18日完成并验收。项目两个阶段的竣工时间为报告期,因此在报告期内还应提高上述相关产品的生产能力。然而,奇怪的是,在报告所述期间,富士莱主要产品的生产能力几乎保持不变。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司目前主要产品6,8-二氯辛酸乙酯的生产能力在报告期(2015-2017)为1000吨,1000吨,1000吨,硫辛酸及其衍生物(粒状硫辛酸、高纯无溶剂硫辛酸、R-硫辛酸、R-硫辛酸氨基丁盐)生产能力为710吨。n,710吨,L-肌肽容量分别为120吨,120吨,710吨。甘油磷脂酰胆碱生产能力分别为25吨、50吨和50吨。除甘油磷脂酰胆碱生产能力增加外,其他产品的生产能力保持不变。令人惊讶的是,2017年硫辛酸及其衍生物和左旋肌肽的生产能力没有达到报告所述期间新建项目的增产能力。那么,新的产能是否尚未到位,或者它是否有意掩盖了实际产能?恐怕我们需要公司好好解释一下。根据说明书,包括6,8-二氯辛酸乙酯、粒状硫辛酸、高纯度无溶剂硫辛酸、R-硫辛酸和R-硫辛酸氨基丁酸盐,均属于硫辛酸系列产品。因此,即使根据公司披露的不太可靠的生产数据,富士硫辛酸产品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1710吨,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因为根据招股说明书,“目前,硫辛酸(包括粒状硫辛酸、高纯度无溶剂硫辛酸、R-硫辛酸等)的全球市场容量约为每年1200-1500吨;此外,相关中间体和衍生物(包括6,8-二氯辛酸乙酯、R-硫辛酸等)的市场容量。c酸氨基丁酸盐等)是600-1000吨。总的来说,硫辛酸产品的市场容量在1800吨到2500吨之间,年均化合物增长率为10%。简单比较表明,富士莱硫辛酸系列产品的生产能力已接近全球1800吨脱机生产能力。此外,在2017年,公司销售了约750吨硫辛酸系列产品,约占全球市场总份额的40%,居世界第一。如果我们能释放现有的全部生产能力,富士来基本上可以吃掉全球硫辛酸市场,要做到这一点,公司应该说没有必要扩大硫辛酸系列。然而,富士莱公司仍然不满意,公司打算通过上市筹集资金,实施“年产720吨医药中间体和原料药”的项目。在这些项目中,670吨仍然是硫辛酸系列产品,并且生产的扩大远远大于未来几年硫辛酸市场的增长。我真不知道公司怎么能消化这么大的容量。富士是硫辛酸产品的唯一主要供应商吗?显然不是。根据招股说明书,硫辛酸产品主要有两个全球供应商,一个是莱富士,另一个是江苏同和药业有限公司(同和药业有限公司)。据披露,通河药用蓖麻酸的年生产能力为400吨,但奇怪的是,招股说明书还披露,通河药用蓖麻酸单在2017年出口量就达到了494.21吨,如果结合国内销售和内部消化生产,400吨的产能显然不仅仅限于富士莱的优势。违章或虚假披露嫌疑人。由于同和药业不是上市公司,我们无法得到更详细的信息。从通河药业官方网站的首页可以看到“通河药业公司连续多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硫辛酸生产商和出口商”。如果上述描述属实,那么两家江苏公司的合并产能肯定会超过全球市场总产能。现在,富士莱打算通过上市和募集资金来扩大这些产品的产能,这确实有点“重复建设”的味道。此外,赖富士提出的“每年生产720吨医药中间体和原料药”项目新产品生产能力为500吨/年6,8-二氯辛酸乙酯、100吨/年R()-6,8-二氯辛酸乙酯、50吨/年R-硫辛酸、20吨/年R-硫辛酸氨基丁酸盐和50吨/年。s/年甘油磷脂酰胆碱。R-硫辛酸氨基丁酰盐的生产利用率很低,2016年为72.30%,2017年为60.60%,2018年上半年为48.15%。大部分的生产能力是闲置的,但是公司仍然打算增加这个产品的生产能力,并且可能存在项目被膨胀上市的怀疑。违反筹款和银行贷款的行为。在报告所述期间,赖富士多次违反资金使用规则,包括通过第三方过渡银行及早使用筹资和贷款,或表明公司的经营标准存在一些问题。根据富士莱在新的第三董事会上的公告,该公司在2016年1月发行了股票交易所系统,筹集了2400万元资本以补充流动性。但是,在取得国家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公司签发的《苏州富士莱制药有限公司股票发行登记证》之前,募集到的资金已经汇入公司账户,由于急需资金,公司使用了募集到的资金。为补充营运资金而提前支付。保荐证券公司出具的《风险提示书》规定,公司提前使用募集资金属于违法行为。在新设的第三董事会中,上市公司因过早使用募集资金而受到监督甚至处罚的案例很多。此外,在报告所述期间,赖富士还通过第三方流动资本银行贷款资金违规。根据招股说明书,2015、2016年,常熟市恒达化工材料管理部(以下简称恒达化工公司)和常熟市金山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山材料公司)共发放了多笔周转贷款。其中,2015年恒大化工循环贷款8000万元,金山物资循环贷款500万元,2016年恒大物资公司循环贷款500万元。四千多万元的化学循环贷款属于无真实交易背景的银行贷款,违反了规定。严格地说,它被怀疑是“欺诈”。虽然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已从贷款银行中免除,但其根本合规问题仍值得我们关注。我们发现,富士莱已经纠正了年报、半年报等财务报表中的许多错误,改变了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坏账提取方法,没有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也没有说明公司的会计基础薄弱。首先,在2017年3月,公司回顾性地更正了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三年的财务报表。其原因是,出口委员会2015、2014年的1.0473亿元、5.1898亿元,未正确计入营业收入;第三者营业额75亿元、55.3811万元的现金流量表未显示2015、2014年的银行贷款;现金流量表未显示。在声明中。15年的金融产品总额为9.5亿元,见现金流量表。然后,在2018年11月,该公司更正了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三年财务报表中的错误。究其原因,是因为以前没有将162000股追加认作股本支付费,出口保险费支付不及时,导致存在期间内运输费、期末运输费、福利费等费用项目,降低了报告期间的营业收入。有些到期的成本项目有交叉期。报告期内几乎所有的财务报表都发生了变动,2015、2016年的年度报告两次更正,或者公司会计基础薄弱。值得一提的是,当我们在新的第三董事会上阅读富士公司的公告时,我们发现了两项关于应收坏账准备政策变化的公告。第一个是2018年9月19日发布的变动公告,删除了以往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政策,即“基于信用风险特征组合的坏账准备方法:组合2,不为应收账款政府和相关各方准备坏账”。公告披露,无论整体的累积变化还是定期变化,这些变化对财务报表的影响都很小,并不影响财务报表的公平性。因此,公司不对财务报表进行回顾性调整。然而,在2018年11月15日,该公司再次披露,在公司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政策中,“基于信用风险特征组合的坏账准备方法:组合2,不为应收账款政府和相关各方提供坏账准备。”未能准确反映b的风险。在上述账目中的广告债务,从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政策中删除上述内容,并相应补足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虽然变更的内容相同,但不同于9月19日的公告,公司回溯性地处理了前三年的财务报表。2015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2280万元,2016年资产减值损失减少7910万元,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没有变化。然而,在两个月内,公司的会计处理是不确定的,不一致的,或者表明公司的会计基础相对薄弱。富士莱对财务报表的重复变动和调整是否源于会计师事务所的变化,从而导致不同的会计准则?我们发现,在新三板上市或本次IPO审计期间,会计师事务所一直是华浦天建会计师事务所。在报告所述期间,会计师事务所从未更换过,所以我担心在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处理方面不会有不同的会计准则。此外,在会计处理方面,上述富士应收坏账准备金的变化应归因于报告期公司会计政策的变化,但招股说明书中没有提及会计政策的变化。无论是由于会计基础薄弱,不作为会计政策的变更,还是故意隐瞒相关信息披露,恐怕还需要公司在会上解释。责任编辑:张衡